在十年前的红木家具市场,红木的业的主流还是做大红酸枝,那才是高档人士的唯一选择,时过境迁,大红酸枝的小弟花梨木从原来的价格便宜,本小,利也少也一跃升为高档木材,越来越高的价格让花梨木家具爱好者开始望而却步。

当时花枝花梨在缅甸老挝产地还是不分价格的,在国内市场上才区分开来卖,花枝也就是比花梨多1一2千元/吨,差的很少,常常买的花梨里有花枝、花枝里有花梨,也不分彼此。

可转眼到了2018年,短短两年,缅甸花梨木统货的价格已是08年时的5倍了。

当然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红木价格的上涨,但很多人想不通价格还能翻到5倍,而无论统货或锯料、板材的尺寸已大大缩水。以前的价格多花好几倍,也买不来和以前一样尺寸的大料。

如今直径1.5米以上的原木统料基本绝迹,直径七八十厘米的缅甸花梨已属于极品,人家都要开始按根、按块论价卖了,同时市场上真宗缅甸花梨的家具也越来越少了,很多原来制作缅花家具的厂家不得已转而生产其它硬木家具。

疯狂的市场需求,漫长的生长周期,缅甸花梨已步入三大贡木灭绝的途径。

10年前,谁曾想到,老挝产地大红酸枝几年后就在市场上基本绝迹?曾经常见的净42公分的料,会变成按根、按块卖,还可遇不可求?

谁又能想像,再过10年8年,木材市场上还有没有缅甸花梨木,那时的缅花家具普通百姓还能购买得起吗?

十年不长,但红木资源枯竭的速度却太惊人,木头要成材的速度远远跟不上人们对新家具的需求速度,已经拥有自己心头所爱家具的朋友,且用且珍惜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