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黎族的孩子的成长早先一直是有黄花梨的陪伴,很多黎族朋友都是拿黄花梨的树枝当柴火烧,所以只有他们才知道那种独特的味道(钱的味道)。

早几年的海南黄花梨的树根根料还是很好找的,霸王岭,公爱,板桥,石碌,尖峰岭,每天都有料挖出来。至今,当地还流传着一个妇女打柴捡到三十多斤海黄小料发了小财的故事:

一个黎族阿妹在山腰下打柴时,无意中发现地上有一些很像花梨格(地方称呼)的根料,好奇心的唆使下,她上前捡了起来,砍一刀拿起来闻,没想到居然是块海黄小根料(几两根料老板过来收也有几百块钱)。于是她在那一个地方地毯式的搜索,怀疑那个地方以前有过大棵花梨树存在,刨开地面上的泥土,将附近的植被翻了个底朝天。直到天快黑了,她找了一半蛇皮袋的小料,回到家称有30多斤,发了笔小财。

经过这样反反复复地搜索,现在,几天下来两手空空的也是家常便饭,这样上山寻料确实非常不易,搜寻出的材料越来越少,现在基本搜刮殆尽。一次能找到几斤小料的已经算是走运了,所以海黄那高高在上的价格不足为奇。(海南朋友每周到山里等一两次料,真心感受并非炒作。)

盛极而衰、否极泰来是世间事物成长发展的规律,21世纪初叶十年间,黄花梨演绎了同样的故事:绚烂之极,归于平淡,黄花梨资源被集中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迅速消耗。

选购花梨木家具请认准逸品居红木!